ichigo~

【酸橙子,甜橙子】文/梓懿

来自好友懿微之约

懿媺之约:

    茉莉简直烦透她的爷爷了。
    这个暑假,茉莉因为父母要长期出差,而被送到了城郊的爷爷家。茉莉本来想拒绝,但在爸爸左哄右劝之下,还是勉强答应下来。可到爷爷家之后呆了没几天,茉莉就崩溃了——
    没有空调,整个夏天只能摇扇子;也没有软软的小床,只有一个硬邦邦的板床;还没有WiFi,无聊的时候只能听一听手机里为数不多的几首歌……这些还不是最令人头疼与无奈的,最让茉莉心烦的,是她的爷爷。
    茉莉的奶奶很早就去世了,只留下茉莉的爷爷一个人生活。人老了,记忆力总是会差些。茉莉的爷爷便是一个例子。每当茉莉写作业时或者看书时,总会出现如下对话——
    “毛栗?喝不喝水?”
    “爷爷,我叫茉莉,不是毛栗。我不喝水。”
    “哦,好,那你要喝水的话叫爷爷啊。”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可是没过几分钟——
    “毛栗?爷爷凉下水了,你喝不喝水?”
    “……爷爷,我都说过了,我叫茉莉,不叫毛栗。还有,我不喝水。”
    “哦,好。”
    又过去几分钟——
    “毛栗?喝点水吧?”
    “……爷爷,我都说过了!我不喝!你能不能不要再问了!好烦啊!”
    爷爷沉默了一会儿。但过不了多长时间,就又开始问茉莉要不要喝水,吃东西。
    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!
茉莉的脑海里,这几个字不停的跳动着,挥之不去。茉莉想着各种理由让爷爷出门,可爷爷总是以各种理由婉拒。茉莉想让爷爷去散步,爷爷说他不喜欢散步,茉莉想让爷爷去邻居家坐坐,串个门,爷爷说他不喜欢去别人家打扰人家,就喜欢在自己家呆着。
不喜欢打扰别人,那为什么还要没完没了的打扰我!茉莉在听完爷爷的回答后,郁闷的碎碎念。
茉莉真的是烦透她的爷爷了。
终于有一天,在爷爷反复问了好几遍“毛栗,你吃不吃水果”以后,茉莉怒吼出声:
    “我吃!我吃总行了吧!”
    “好,那你吃啥爷爷给你洗……”
    外面传来爷爷翻动装水果的袋子时发出的“哗啦哗啦”声。
    “我要吃橙子!”
    茉莉打断了爷爷的问话。
    外面翻袋子的声音忽然停了。良久,爷爷的声音传来:“……橙子?”
“对!橙子!现在就要!”
“可是家里好像没橙子了……”
“但我就想吃橙子!要不你去买吧。”
“哦,那我去买吧。你先在家写作业啊。”
“嗯,你去吧。”
    茉莉一边回答着,一边暗自的开心。太棒了,终于能安静一会儿了。茉莉的嘴角都乐的向上翘。
   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,不一会儿,便听到了关门的声音。
    “啊!终于安静了!”
    茉莉欢快的转了个圈,又回到书桌前写作业,啊,没人烦真是太好了。一会儿写完今天的作业,再看会儿书,嗯,然后再……听会儿音乐?反正干什么都好啦,只要没人烦,万事都大吉……
时间过得飞快,就在茉莉一边看书一边哼歌时,一个多小时悄然流逝,爷爷回来了。
   “毛栗!我买回来橙子了!”
   听到开门声,茉莉的笑脸便烟消云散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高兴。
    “怎么回来的这么快……”
    茉莉小声嘀咕着,走到门口,接过装橙子的袋子,虽然只有两个橙子,但拿在手里还是沉甸甸的。爷爷并没有听到茉莉的嘀咕,一边擦汗一边说道:“快尝尝,好吃不?
    茉莉其实并不是很想吃橙子,之前只是为了支走爷爷而随口一说。所以,茉莉只是在剥开皮后吃了一小瓣就不再吃了。
    “怎么了,不好吃吗?”看到茉莉将橙子放在一边,爷爷有些焦急的问。
    “嗯……酸,太酸了。”茉莉含糊其辞的应道。
    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
    爷爷看着茉莉转身进屋的背影,叹了口气,默默的将茉莉吃剩下的橙子放进冰箱。转身又出了门。
    里屋的茉莉正烦恼着爷爷一会儿又要烦人了,忽然听到关门声,茉莉呆了片刻,反应过来是爷爷出门了,顿时开心的蹦了起来。
    “太好了!他又走了!”
    茉莉欢呼雀跃着拿起桌上的书,兴高采烈的坐到窗边看了起来。
   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小时过去,茉莉看完了书,伸了个懒腰,决定去画会儿画。刚画了没几笔,茉莉发现笔芯没了。
    “啊,出去买个笔芯儿吧,顺便散散步,难得这么安静。”
    说走就走。茉莉换了一身衣服,揣了几块钱,又拿起备用钥匙,出了门。
    文具店离茉莉的爷爷家不远,但是,在夏日阳光的剧烈烘烤下,没走了几步路,茉莉就热的汗流浃背。
    “热死了热死了!爷爷家连个遮阳伞也没有!真讨厌啊。”茉莉一边抱怨着,一边加快了脚步。终于到了文具店,文具店的电风扇为茉莉带来一阵凉风,茉莉惬意的长吁了一口气,走进文具店。
    “小姑娘买什么?”
    “啊,买笔芯,自动铅笔的。”
  “好的,最里边的货架。”
  “哦,好,谢谢。”
    “这天气可真热,街上连个人都没有!”茉莉小声感叹着,走到最里边的货架旁,开始挑选笔芯。就在这时,文具店进来了一个人。
    “哎,这天气,热死了。”
    ……!?茉莉一惊。这个声音是——爷爷!
    “大爷,您又来了。外面这么热,还老往出跑,是有什么急事吗。快来坐着歇歇。”年轻的售货员笑着递过一个凳子。
    “哎,好,谢谢你了,小伙子。确实是件急事。这不我孙女想吃橙子了,我给她买橙子来着。”爷爷乐呵呵的接过板凳坐下,抬起胳膊擦了擦头上的不断滴落的汗。
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啊,可是我记得您刚才就买了吧。”
    “刚才可能买错了,那个橙子酸,我又重新买了一趟,这次的橙子肯定甜,那个卖橙子的都跟我保证了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不明天再买呢,或者等晚上凉快点儿再买,这会儿多热呀,而且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最近的卖水果的地方,离这儿也有至少半个小时的脚程吧?”
    “那怎么能行呢,我孙女现在想吃橙子,就得现在买,而且橙子到了晚上,都是别人挑剩下的了,不好吃了。”爷爷慢悠悠地说道,语气却十分坚定:“况且这点儿路程算个啥,除了有点儿热,有点儿远,也就没啥了。”
    售货员听了,不由得感叹:“大爷您可真疼您孙女儿呀。”
    “哈哈,那肯定了。我呀,就一把老骨头,老伴早早的就去世啦,只留我一个人,平时也没人和我这个老头子说话,这不暑假,儿子临时把孙女放在这儿,终于有个人愿意听我说话,陪我解闷儿了。我记忆力不太好,有时候可能会一句话说好多遍,但我孙女一直都没有不理我,不管我把一个问题问几遍,她都会回答我。终于不再觉得孤独了啊。”
    售货员听后,又感叹道:“您的孙女儿也很孝顺啊!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可真是少了!”
    “是啊是啊,我孙女可好了。哈哈。”
    爷爷自豪的笑着。而缩在最里边货架旁的茉莉,泪水却止不住的溢出眼眶。她不好,她一点儿也不好。她根本就不值得让爷爷这样自豪。她从来不知道,爷爷原来是这样的孤独,渴望着一个人的陪伴,哪怕,只是在他问话的时候,能有一个人应一声。就算这个回应只是随随便便的“嗯”或者一两句嫌他烦的抱怨,他也会觉得温暖。她从来不知道,自己随随便便的一句话,对于爷爷来说是多么的重要。橙子酸本就不是爷爷买错了,这个季节的橙子,根本就没有甜的。可是自己随意的一句话,竟让爷爷顶着烈日炎炎去遥远的水果摊买两个不值钱的橙子。透过层层叠叠的货架,茉莉模模糊糊看到爷爷的衣服前后都湿了一大片——大概是被汗水浸湿的。茉莉掩着嘴,努力不让哽咽声流露出来。她很想跑出去,对爷爷说“对不起”,可是她没有跑出去的勇气。
就在这时,爷爷站了起来。
    “哎,小伙子,我走啦。我孙女还在家里等着吃橙子哩。”
   “好,大爷,路上小心啊。”
   爷爷笑着点了点头,站起来走了几步。躲在货架旁的茉莉,注意到了一个她以前从未留意的细节——她发现爷爷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。
    “大爷您是不是腿疼?”
    很明显,一旁的售货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    “哎,老毛病啦,自打退休以后一走路就常常腿疼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 “那您还跑这么远,要不歇歇再走。”
    “不,不用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,忍忍就好了。孙女还在家等着吃橙子呢。走了啊。”
    爷爷笑着摆了摆手,同售货员告了别,走出了文具店。此时,角落里的茉莉早已泣不成声。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傻,有多蠢,有多糟糕。她一心只想着把爷爷支出去,好让自己安静会儿,却从未注意到,爷爷的腿脚不便。
    “早该……想到的……”
    是啊,早该想到的。爷爷之所以不常出门,一定是因为腿疼吧?但是,瞧瞧自己都干了点儿什么?就为了一己之欲,让腿疼的爷爷在外面走了两个多小时!茉莉站起来,拿出口袋里的纸巾,狠狠地把眼泪擦抹干净,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,拿起一旁早已挑好的笔芯,走到收银台跟前,付了钱,走出文具店,开始狂奔。
    一路狂奔回家,爷爷已经到家了,正在开门的爷爷,看到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的茉莉,有些疑惑。
    “毛栗,你干嘛去了?这么热的天,快到屋里歇着,可别中了暑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刚才有事,出了趟门。刚回来,这天可真热啊,是吧爷爷,哈哈,哈哈。”
    茉莉打着哈哈敷衍了过去,她不能把刚才在文具店的事说出来。
    “就是说啊,这天太热啦,快进屋去。爷爷刚买的橙子,这个绝对是甜橙子。去拿一个尝尝吧。”
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茉莉努力压下又溢满眼眶的泪水,接过橙子走到屋里。两个橙子
    茉莉坐在桌子边上,轻轻剥开橙子,慢慢的取下一瓣来放到嘴里。茉莉细细的品尝着。
    “甜不甜?”一旁叠衣服的爷爷急切的问道。
    “甜,这个橙子真甜。”茉莉又拿了一瓣橙子放在嘴里,笑着说道,眼里却有泪花在不断的闪烁。茉莉趁爷爷不注意,低下头悄悄的抹了一把眼睛,然后看着那桌子上的黄澄澄的橙子——那橙子与普通的橙子一样,有着饱满的果肉和诱人的香气,但是,这个橙子,与其他橙子相比,格外的甜。
    为什么呢?茉莉这样想。
    却又噗嗤一笑,答案,早在文具店里时就已经有了啊。
被爱浸润过的橙子,一定是甜的啊。
(全文完)

淡在日常,甜在心里

来自好友懿微之约

懿媺之约:

        又一个平常的周末,我和祖父祖母还有妹妹坐在一起唠家常。
       看着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聊着的祖父祖母,我眼睛狡黠的眨了眨,提了两个好奇已久的问题:
       “爷爷奶奶,你们是初恋吗?怎么在一起的?”
       祖母听了以后立马笑了,却不作答。她把目光转向祖父,老人家只是淡淡的啜了口茶,悠悠的说道:“是初恋。就那么着就在一起了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爷爷你这是敷衍。你就告我你们谁追的谁?”
       祖母这倒是不笑了,却仍旧不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祖父又啜了口茶,沉思着,似乎在掂量该怎么说。
       “嫦娥追的我。”他终于开口了。
       “嫦娥?”我有些不解。忽的想到祖母姓常……原来如此啊!
       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祖母就已经笑着装作要踢祖父,但又没真踢,嬉笑怒骂道:“看把你美的,就你这还嫦娥追你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祖父没接话茬,只是淡淡的笑着喝茶。
        我又忍不住发问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们怎么培养感情啊?”
        这下倒是两位老人都有说的。随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,画面一帧又一帧的在我眼前浮现。
       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,文化大革命已经席卷了整个中国,在这动荡不安的时期,年轻的祖父祖母相遇了。
    他们都是在纺织厂的普通工人,偶然之下结识了彼此。可是,在那个年代,人们连正常生活都成问题,又哪来的时间谈恋爱呢?厂子里要求他们倒三班,属于不同工种的俩人更是很难有时间见面。只有偶尔遇到,会隔着远远的打招呼:
        “哎——!去厂子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噢——!去厂子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祖父不爱做作,祖母不会矫情。和彼此打完招呼,便匆匆离去。倘若不忙,他们也会呆在一块儿随随便便聊几句,厂里的事,家里的事。但时间总不长,很快又要分开。
        最为难得的就是一起吃饭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,很少有人家能吃点好的东西,但是祖父家里算是有点办法的,故而可以稍微改善伙食。祖母家却没这等办法,但是年轻的祖母从未因吃不好而饿过肚子。这多亏了祖父,凭着家里零零散散的关系,时不时给祖母家带些吃的。
        祖母特别爱吃饺子,而曾祖父与一家饺子店的老板关系很好。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祖父祖母能天天顿顿来这里吃饭,一旦被好事的人发现,祖父祖母家里的人都要受到牵连。只有偶尔去吃上一顿——有些旧却被擦的油亮的自行车骑在路上,咯吱咯吱的响着,车上祖父载着祖母,你一言我一语的聊,祖父会故意骑慢点,以便延长这令人感到放松和快乐的时光。终于到了饺子店,祖父停好车子,便与祖母一同进去。那时候吃饭是要饭票的,祖父凭着曾祖父认识老板,每回都是装模作样把紫菜汤的票递过去,然后再淡定的端走一盘饺子,有时还会有过油肉。为此曾祖父也说过祖父好几次,祖父却不在意。对于这些祖母是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的,她只知道祖父家里有办法,能让她吃上她喜欢吃的饺子。
        祖母是个急性子,再加上厂子里吃饭时间总是紧张,时间久了无论在哪儿吃饭都急急忙忙的。祖父则不然,每看到狼吞虎咽吃饺子的祖母,总是一边乐呵呵的说着“慢点,不着急”,一边又给她夹过去两个大饺子。等待祖母吃饱了,这才动筷子吃祖母剩下的饭。这个习惯到现在都还在。
        讲到这里,祖父祖母以要做饭为由进了厨房。只留下我和还有妹妹,小家伙在忙着吃点心,我便一个人静静的回想着祖父祖母日常生活里的点点滴滴。
        自我有记忆起,祖父祖母总是没吵过架。我也曾问过父亲和叔父,他们也说从未见过两人吵架。祖父和祖母也不是没有过意见分歧。祖父很倔,祖母有时候脾气不好,但两人从没真正意义上吵过架。即便是有了分歧,两人拌几句嘴后,好脾气的祖父都会收起自己的倔强,等待祖母脾气缓和了再说,而祖母也不会再发怒,一个人琢磨清楚了,冷静了,就会悄悄的给祖父倒杯热水晾在那里,然后假装不高兴的冷冷叫祖父过来喝水,祖父也不介意,一边喝水一边说些别的事情开玩笑,逗的祖母直乐,先前的小冲突早已无影无踪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的生活总是平淡而又充满乐趣,退休以后,祖母喜欢“家里蹲”,不怎么喜欢动弹,祖父爱好做饭,那个时候吃些好东西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,祖父便顿顿大鱼大肉的给祖母做的吃。导致祖母越来越胖,走路都走不动了。祖母嗔怪祖父,祖父却喜滋滋的说,管他那么多了,你吃好就行。后来祖母也是无奈,只得由着他,偶尔和我说起来,祖母总是哭笑不得:“你爷爷是个好饲养员啊,看我胖的。”我也笑。但是我知道,好多祖父祖母曾经的同事,说祖母是心宽体胖,他们在羡慕祖母,羡慕祖母的幸福。
        记忆里,他们从不在对方面前表露自己的担忧。有时候祖母出去溜达,很晚不见回来,向来淡定的祖父就开始在家里团团转,小声念叨怎么还不回来呢,眼睛不住的望向窗外,耳朵一直听着楼道里的动静。终于祖母回来了,祖父立马收起担心的神情,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似的跳着舞过去开门。一进门就看到摆着滑稽动作的祖父,祖母一边又好气又好笑的数落着祖父“不正经”,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。祖父忙接过去,又把因为爬楼梯而累得气喘吁吁的祖母扶进屋里。祖父出去时间太长,祖母亦是这样,当然祖母不会像小孩子似的跳舞,却也是很高兴的迎着祖父进门。
        有点执着倔强但是温和的祖父,有点脾气不好但是善良的祖母,他们不是下笔成章的才子和貌美如花的佳人,不是红过半边天的明星,不是令人敬仰的伟人,他们是普通人,他们的爱情也是普通人的爱情。但是,这独属于祖父祖母之间爱情,他没有浪漫的告白,没有华丽的约会,更没有浮夸的求婚,他们的每一天平淡的像一杯白开水,但是他们的四周,始终环绕着甜蜜与幸福。
        妹妹吃完点心,叫我帮她倒水。思绪回转,我将水杯递给她后便进了屋。拿起笔,我决定记下刚刚的所闻所思。
        祖父祖母作为彼此的初恋,从相识到现在,已经接近半个世纪。或许是那个年代特有的环境沉淀了这份爱情,但更重要的是,两个人的心。心与心贴近,心为心着想,心同心相连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爱情提醒着如今情窦初开懵懵懂懂的我们,以及天下所有为爱痴狂为爱烦恼的年轻人,用心去感受,用心去爱一个真正爱你的人,用心去维护爱情。这样的爱情或许平淡,但是值得一辈子去珍惜。
        让爱淡在日常,将情甜在心里。这才是真正的爱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要高飞(上)

        一个学校,为了做操整齐,又好分出班级,发明了一种飞行方块。
       它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但站上去像踩在地上,根据个人习惯,可以踩或立起脚,像跳芭蕾舞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每个班都有最高的同学,机器在课间操时把所有人统一到那个高度,最多可以高半米。
        站上方块,你喊“前”就向前走,喊“停”就停下,不喊也不动就不动,不喊并向前迈步就和你的步伐一起向前。
        开始只在课间操使用,队伍整齐划一,效果很好。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高个子的同学不满意了——他们也想飞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课间,大家可以选择0~1米之间的高度飞行,方块变成梯形,如果底部距离小于三十厘米,则上面小于1米,会发出提醒,如果学生没有反应,会自动调整距离。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一周后,又有了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有了飞行方块,没有人愿意走路,也没有人可以走路,因为大家都在飞,走路总要撞梯形,而且大家不满足于飞1米了。
       于是,高度提升到了一米五。
       但尤其高个子,觉得还少。
       于是,高度到了两米。
       一周后,大家又想飞得更高。
       于是,方块成了坚固的长条,顶部是圆形的,方便登踏。高度加到3米。
       但一个月后……

喜欢的就是最好的

大家喜欢什么书?

大家最喜欢什么诗呢?欢迎评论